yobo体育app下载官网·首頁welcome!

当前位置:首页 > 数据资料 > 文史资料

爱国资本家顾鼎玉?

发布日期:2013-05-14 00:00信息来源:芜湖政协浏览量:【字体:  
爱国资本家顾鼎玉?
 
顾永年?
顾鼎玉(1910—1973年),上海市嘉定县人,生前担任过合中企业公司(进出口公司)经理、嘉丰纺织厂协理、苏南棉纺织同业公会理事。为了支援外地纺织工业建设,1954年赴安徽省筹建芜湖纺织厂,1955年5月在芜湖工作并先后担任芜湖纺织厂副厂长、芜湖市人民代表、民建芜湖市委员会主任委员、芜湖市政协副主席,以及安徽省民建常委等职,是一位热爱党、热爱社会主义、热爱工作、富有事业心的爱国进步民族工商业者。?
顾鼎玉的父亲顾吉生先生是一位纺织界的元老。在旧中国提倡实业救国,发展民族工业,创造了嘉丰棉纺织厂。顾鼎玉受其父亲的影响,一生致力于进出口事业和纺织工业。? 在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旧中国,顾吉生先生接受了资本主义经营管理思想,摆脱了封建世袭观念,没有安排长子顾鼎玉从学校毕业出来马上管理嘉丰,而是安排他去银行中做练习生,让他自己锻炼,独立创业。由于顾鼎玉勤奋学习,好学上进,进一步自学了英语、进出口管理、纺织管理和纺织工业生产,逐步熟悉了业务。后被聘请到合中企业公司当经理,从事进出口工作,使合中公司日益兴旺,开始了他的事业。?
在日寇统治时期,日方强行提出要和嘉丰厂“合作共业”。顾鼎玉父子不怕日寇的威胁利诱,坚决抵制,拒绝签字,并且组织人员把嘉丰厂关键机器设备的零件,涂好牛油用蜡纸包好埋入土中,直至抗战胜利,再重振嘉丰厂。?
顾鼎玉在嘉丰纺织厂当协理时,更发挥了管理才能,与同事们一起把质量和信誉放在管理首位,作为治厂的宗旨。在当时还是2000人的工厂,职能管理人员还不到10位,然而在质量和经营方面,却成为纺织行业竞争中的佼佼者,以致使嘉丰纺织厂在解放后成为全国纺织行业中第一家出口免检单位。“丰鹤牌”成为首批出口的优秀纺织品,畅销国内外。嘉丰纺织厂的治厂经验被誉为“嘉丰精神”,在全国推广。?
上海解放前夕,顾鼎玉得到父亲的同意,准备把已在台湾的家小接回上海。当时一些朋友好心地劝他说:“留几个子女在外地,以便今后也有退路。”但他只有一个信念,回大陆才有光明前途。到了台湾,他说服了母亲、妻子和弟弟,把全家一个不留地迁回到上海,此时,离上海解放只有20多天。5月24日,全家以喜悦的心情,迎接了上海的解放。事实也确实如他的信念一样,党和政府对他关怀和信任,给予了很高的政治地位,而他的子女也在党的培养下都成为大学生,目前有的成为系主任、副教授,有的成为工程师、讲师、厂长、记者,他们中有的还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在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中,顾鼎玉积极参加捐献飞机、大炮运动。认购公债时,他不仅带头认购,还动员工商界一起认购。他直接经营的合中企业公司在“五反”中被评为基本守法户。在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运动中,他积极带头申请了公私合营。在三年自然灾害中,他自身保持朴素的生活,并捐款兴办社会事业,帮助国家渡过困难时期。? 在党的领导下,嘉丰纺织厂因善于经营,严于管理,重视质量,使企业的经济效益不断提高,企业的发展基金大幅度增加。企业过去已向国外购置了成套纺织机械设备,如何更好地发挥这笔基金和设备的作用,顾鼎玉提出建造新厂,扩大再生产,发展纺织事业。如何把这些在解放前订购的机器设备运回国内,在当时确有相当的困难,他发挥了多年来积累的外贸经验,运用经济合同的法律手段和他的外文基础,亲自起草信函给外商,经过几十次的交涉,终于使这批纺织机械设备运回国内,为建造新厂奠定了必要的基础。1954年,国家考虑到纺织工业的发展和布局,建议公私一起投资,准备建造规模较大的纺织厂,建厂的地址选择在江苏南京附近。顾鼎玉为了事业,毅然担负起筹建新厂的重任。正当筹建工作准备就绪时,芜湖市原裕中纱厂不幸烧毁,为此国家从发展平衡考虑,又提议将新厂改建到芜湖市。芜湖在条件上比南京差,这一决定不仅给筹建工作带来新的困难,而且筹建的工程技术人员也产生了一些情绪。从他自身的家庭情况来看,也存在较大的困难。一家都在上海,父母亲已70多岁,妻子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和多种疾病,长期卧床,子女都在求学,都需要他就近照顾。但是他首先考虑的不是小家而是如何发展纺织事业,他不仅说服了家人,而且还做通了工程技术人员的思想工作,使大家满怀豪情一起奔赴安徽,一起筹建芜湖纺织厂,他代表嘉丰厂入股54万,占合营的芜湖纺织厂资本41.14%,有力地支援了内地的建设。?
在筹建芜湖纺织厂头几年中,他废寝忘食,把精力都投
在芜湖纺织厂的建设中。担任芜湖纺织厂副厂长后,他分管职工文化生活及福利方面业务。他却从没有享受过探亲假,仅在每年春节按规定假期回沪休息几天。在芜湖20多年中,每次春节后,他总是按时返芜上班。?
1954年,顾鼎玉受组织委托,到香港去争取过去在香港银行的外汇存款。他去香港时,有人曾经怀疑他不会再回来,在香港他会晤了很多老朋友,有居住在香港和台湾的,也有居住在国外的。他时刻牢记自己是受组织委托而来,因此在各种场所和交谈中,处处注意影响,经常向在港的朋友宣传国家的政策,宣传解放后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宣传国家实行赎买政策后对工商业者关怀和保护、生活安居乐业的情况。他列举了自己的经历,感染了很多朋友。当然也有些人不太理解国家的政策和事业,曾半开玩笑地说:“鼎玉,你现在已经赤化了。”他回答说:“我还没有资格赤化哩,我是被事实和事业所同化。”也有人劝他,留在香港,继续合作,搞一番事业。他谢绝了,他自信地说:“如果要想留在外面,在1949年,上海还未解放,我去台湾时就可以留在台湾,况且那时在台湾我已有工厂和住宅。现在我在大陆已有我的工作和事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念和道路。”朋友们对他坚定的信念表示钦佩,为期三个月的香港之行结束了,他回到了芜湖,立刻向组织上详细汇报了在香港的工作情况和思想情况。他的回来,也使曾经怀疑他的人信服了。?
在担任芜湖市民建主委和政协副主席期间,他认真贯彻党的方针政策,热心社会工作,团结工商界,密切联系群众。他走访了大部分工商业者和家属,想方设法为工商业者排忧解难,处处以身作则,秉公办事;组织大家认真学习,献计献策,带领大家积极参加政治活动,同心同德,走社会主义道路。他还一次性的捐款9万元人民币在芜湖市创办了两所民办学校,致力于发展芜湖市的教育事业,发挥了民主党派在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应有的作用。?
在十年动乱时期,他尽管受到了迫害,关进了牛棚,被戴上“反动资本家”的帽子,在安徽省各地巡回游斗,但是他始终坚信党的政策,光明一定会来到。在七年的下放劳动改造中,他没有气馁,虽然年过半百还是坚持在车间翻三班制,尽管只拿生活费,生活艰难,但是在七年中他从未请过假,坚持劳动,有时身体不适他还是带病上班,在精神上乐观自信。他把下放劳动并不当做惩罚,而是当做改造世界观所必需的。?
1973年他落实了政策,这是他一生中最喜悦和高兴的事。组织上很关心他,叫他返沪休息,休息后再安排工作。他仅告了一周的假,回到了家里,第一句话就是:“感谢党,感谢党的政策,我要更加努力为党工作,报答党的恩情。”正当全家高兴之际,他的健康状况突然不佳,长期的劳累,患了高血压的并发症,只得卧床休息,但只休息了两天,病情并未好转就要求返芜。当时家里人都劝他待病情好些再回芜,而他说:“一则我只告了一周假,二则组织上还要安排我工作,不能无组织、无纪律。”他这种刚强守信的性格,热爱工作的精神,谁也阻挡不了他。在子女陪护下,艰难地回到了芜湖。到了芜湖,病情加重,组织上叫他立刻医治,家属考虑到在上海照顾方便一些,就向组织上重新告了假,又陪他返沪。在离开芜湖时,尽管病情严重,但他还是不放心地问了是否请假。当告知他已请好假,组织上叫他安心医治,他才放心。回到上海,病情逐步恶化,只得住进了医院。在他半昏迷中,还念念不忘学习和对子女的教育,再三关照子女,整理好他的学习笔记,体会他改造的心得,他说:“这对你们世界观的改造,大有益处。”在他生命最后时刻,刘靖基(原全国政协副主席)坐在他病床旁,交谈了一个多小时,交谈的仍然是工作和学习。就在当天晚上,他就昏迷不醒,不到一周就与世长辞了。?
在顾鼎玉100多篇、十几万字的学习笔记中,都渗透了他认真学习,自我改造,对党忠诚的信念。其中有他参加第一届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学习的心得体会,有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著作的体会,也有他向党交心、自我检查的记事。这些都是他联系实际、联系思想、联系工作、爱国爱党的心声。他说过:“有人说我相信共产党是假的,但是,我能一辈子这样假,到头来总不会是假的了吧!”事实证明,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